[USA]美国人在期待着“走出特朗普创伤”?

时间:2021-01-24 18:19:42   来源 网络   作者:网络

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网站2021年1月22日发表美国伦理和公共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彼得·韦纳的一篇题为《特朗普的终结可以是美国的开始》的文章,全文摘编如下:

拜登总统发表就职演说后几分钟,我收到这样的一条短信——“我情不自禁抽泣起来。这是漫长的五年半时间啊。”

稍后不久,华盛顿州贝尔维尤长老会教堂的高级牧师斯科特·达德利给我发来一封电子邮件。他说:“我从未想到自己会在观看一位民主党总统宣誓就职时被感动得流泪,但我真的流泪了。听一个了解和热爱这个国家和宪法的人——而且是一个高尚的人——宣誓感觉真好。我为治愈这个国家祈祷。”

我还与其他讲述类似故事的人交谈过。

拜登是个令人钦佩的人,善解人意并宽宏大量,他的演讲优雅而振奋人心。但这些眼泪与其他东西有关:我们刚从一场国家创伤中走出。就在两周前,国会大厦遭到拜登前任特朗普煽动的暴徒的袭击。

拜登的就职仪式是在我们刚刚跨过几乎无法想象的悲惨里程碑——4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——仅一天后进行的。倘若换成特朗普前面的两位总统——不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——执政,这个严重的数字都是可以避免的。

但特朗普对美国的伤害不止于此。

我们的经济受到削弱,特朗普结束任期时,就业状况是美国现代史上最糟糕的。美国人比几代人时间里——也许是19世纪50年代以来——的任何时候都更加愤怒、恐惧、不信任彼此和两极分化。家庭、友谊、教会和社区都被我们政治的野蛮所撕裂。

美国处在一场认知危机中,这个国家的很大一部分与现实脱节。在世界的眼中,在盟友和敌人看来,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成了一个笑话。因此,一旦特朗普离开白宫,强烈的情绪会被释放出来,这是合情合理的。

我也未能幸免。在国会大厦遭围攻后,我感到愤怒——不仅对特朗普感到愤怒,而且对他的共和党支持者感到愤怒,他们软弱并与他沆瀣一气,其中一些人只是在特朗普的权力迅速滑落时才与他决裂。在拜登成为总统的那一刻,我感觉就像一扇门关上了,另一扇门打开了。我希望与特朗普完全了断。

特朗普是一个蛊惑者、骗子、电视真人秀明星。作为没有任何执政经验的人,他几乎以对政策事务的无知为荣。但他了如指掌——并取得可怕成功——的是煽动共和党基本群体的激情,利用他们的恐惧和怨恨,尤其是他们的种族和民族怨恨,使他们转而反对我们的制度和宪法秩序,并向他们灌输谎言和阴谋论。

特朗普离任时留下了带血色污点的遗产;同样的污点沾在他共和党内的支持者身上。他们都将继续前行——耻辱、孤立、在政治上具有辐射性的特朗普前往海湖庄园,与其说会再次领导共和党,不如说更有可能分裂该党;共和党面对的则是深刻的内部分歧、大规模的重建和恢复名誉的努力,以及非常不确定的未来。

拜登继承的是一个在人们记忆中从未像现在这么病态、虚弱、愤怒、分裂和暴力的国家。美国被分裂了,但也得到了责罚,也许准备再次崛起。果真如此的话,那也将是在流下了太多泪水和太多人的心被伤透之后。

编译:头条号 @参考消息

上一篇:[USA]数字人民币逐渐普及,它能给美元...

下一篇:[USA]人类基因中有异样… 专家猜测祖...